突破中国存储创新的窘境,这家公司在SDS领域独树一帜!

近日,数据存储公司Cohesity获得名投资机构软银集团旗下愿景基金(Vision Fund)领投的总额2.5亿美元融资,一跃成为存储领域估值超过10亿美金的独角兽。Cohesity引领新一代数据管理与数据治理的技术趋势,利用集群化硬件与软件平台来打造超融合型的二级存储解决方案,为用户提供涵盖备份、分析、测试与开发、归档乃至其他任何二级存储数据服务。

与Cohesity相比,中国有一家存储公司对于数据的理念更加先进,它致力于以软件定义存储技术为基础,打通一级、二级、三级存储,为用户提供全类型的统一数据管理平台。成立之初只有四个人即获得了2000万的投资,短短三年时间之内,这家公司已经完成了4轮共计超过4亿元的融资,并获得了包括英特尔、三星、DELL、Cisco、Mellanox、华云等一批生态合作伙伴的鼎力支持,目前拥有超过220名员工,逐步构建起完善的公司组织架构、研发体系和服务支持体系,2017年超过400%的超高速增长。

这家公司的名字叫XSKY。

为什么是XSKY能够受到资本、市场、用户的青睐?

答案在于:专业、专心、专注,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用XSKY CEO胥昕的话来说,就是公司成立伊始,就清楚自身所专注的领域,拥有清晰的短、中、长期目标,并围绕目标持续推出具有创新性的系列产品。

XSKY CEO 胥昕

与中国存储过去创新少、跟随多的窘境相比,近年来,以XSKY为代表的中国新一代存储创新公司,正在刷新我们对中国存储的认识和认知,它们正利用最新的存储创新技术,努力改变已有的市场格局。近日,XSKY CEO 胥昕与大数网进行了深度交流,针对软件定义存储、数据治理、中国存储创新等热门话题进行了深度探讨。

从数据湖到数据治理

“你能想象现在一家工厂光产品的照片就上亿张么?”XSKY CEO胥昕在谈到企业数字化转型之时感叹道。

数字化转型的步伐正在加快,随之带来的就是用户的数据观发生巨大改变。正如《经济学人》所言,数据正在成为新时代的能源,一种全新的生产资料。在胥昕看来,最近两年,中国很多企业对于数据理解的转变在加快,“中国的‘互联网+’对传统行业影响巨大,其思维方式、业务模式以及技术思想都对传统行业有较大启发,这推动了传统行业对数据观的变化。”正是这种数据观的改变,推动了企业数据架构上的变革。

以国外为例,近年来数据湖的理念已经逐步深入人心。所谓数据湖,即集中化存储海量、多源、异构数据类型的企业数据架构,可以很好地对数据进行管理,并支撑数据的快速分析。数据湖之所以受到很多企业欢迎,是因为企业希望改变过去太过于复杂的存储环境和方式。胥昕也认为数据湖拥有巨大价值,接下来则会朝着数据治理的方向发展, “数据湖解决了数据存储的难题。在当前的北美市场,数据治理是紧跟数据湖之后的趋势,XSKY的愿景也跟数据治理高度贴近。”

在笔者看来,从数据湖到数据治理,都是为了在大数据时代下的数据生命周期管理能够更加容易的实现。在X86降低硬件门槛的趋势下,软件定义则是未来数据湖和数据治理的核心价值所在。“XSKY的数据治理理念是基于软件定义存储技术的,通过特别健壮的分布式存储来实现一级、二级乃至三级存储的管理,所有逻辑都建立在这个分布式存储之上。”胥昕表示。毫无疑问,XSKY的思路与未来趋势异常契合。

软件定义存储是全新的赛道

技术没有绝对的好坏之分,但是在解决用户同样问题的情况下,综合成本更低的技术必然会受到市场的广泛欢迎。以存储为例,为解决海量、多源、多类型数据的存储与管理,传统的方案可能由一堆不同品牌的硬件、软件组成,而这些硬件和软件产品在设计之初的技术理念上可能就存在较大差异,将给用户带来巨大的综合使用成本,而这也是软件定义存储崛起的原因所在。

胥昕认为,软件定义存储最大的价值在于“解耦”,为用户提供极致的灵活性和更低的成本。“软件定义存储可以实现硬件与软件的解耦,应用模型与存储硬件的解耦,云的解耦。比如现在之所以会有多云策略的流行,关键在于用户对于云计算锁定的担忧,软件定义存储的价值在于可以对整个数据的生命周期进行管理,然后对公有云和私有云进行策略判断,从而做数据对云的流转和分发策略。”胥昕表示道。

事实上,软件定义不仅仅能以更加低成本的解决用户数据存储与管理难题,它还将带来价值颠覆和市场格局的重塑。“存储是一个古老而常青的行业,数字化进程加速,产生、保留、使用数据的习惯会推动存储市场长久的存在。”胥昕认为,“类似手机行业,不断的技术创新驱动着市场格局改变。当前,软件定义存储正在推动存储市场发生变化,因为它的弹性、可扩展是用户数字化转型较为完善的选择,已受到越来越多用户的欢迎,所有厂商在这个市场都有机会。” 当前,软件定义存储就像一条全新的赛道,聚集着传统的存储巨头们和大批初创存储公司,但是市场表现却是千差万别,市场格局远未确定。

现实情况是,传统存储厂商们并非不想在软件定义存储领域有一番抱负。以EMC为例,在2013年 EMC World上就率先推出软件定义存储产品ViPR,可以说正式开启了软件定义存储市场。但大部分传统存储公司在软件定义存储领域表现乏善可陈,并没有像在外部存储系统、全闪存阵列、备份一体机等领域那样势如破竹,归根结底在于历史包袱过重,以及产品业务存在利益冲突。

在胥昕看来,软件定义存储是趋势,但是也不应该去神话它。“任何技术都有它天然适应的场景。”胥昕认为,技术通常都是从单点到多点发展的,像基于容器、大数据这些云原生态的应用与软件定义存储天然就完美适配,“XSKY软件定义存储解决方案也是分场景的,只有做好一个场景之后,才会去覆盖下一个场景。”

中国存储需要更多耐心

中国存储市场有两个显著的特点,一是其市场规模与经济体量不匹配,另外就是本土存储公司创新能力不足。

通常,一个国家存储市场与其GDP是正相关的,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其存储市场规模却跟经济体量不匹配,美国存储市场规模远大于中国。胥昕认为,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中国经济跨越式发展,数字化转型偏慢,企业和组织的数据观念转换相比成熟市场要慢很多。“美国市场是中国市场的3-4倍,不过也从侧面反映出中国市场仍然具有很大的潜力。”

与中国企业在服务器市场威风八面相比,中国存储公司的表现仍然是差强人意。这跟存储是一个相对封闭、技术门槛高的市场密切相关,创新成功需要付出的成本更高。“存储研发复杂度很高,并且研发周期也偏长。中国企业做存储才十多年时间,我们对于数据的认知和理解、对算法的认知和掌握这些还在逐渐提升和完善的阶段。所以我们过去一直都是在跟随和学习的阶段,还没到真正创新的阶段。另外,存储是IT的基础学科,需要让国内的资本看到在基础学科上的收益和汇报,这样才会让资本持续投入,让整个产业向正向发展。”

的确,美国存储创新一直处于领先,无论是从存储芯片、存储系统还是存储软件,都有着极多富有创新能力的公司。“美国在存储领域是绞尽脑汁去创新,几乎把存储领域能做的事情都做了。以超融合为例,Nutanix 2009年成立,中国厂商真正开始做超融合是从2015年开始。” 胥昕由衷感叹道。正所谓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是比你有才华、能干的人比你还努力,中国存储产业所面临的就是这种竞争局面。“需要给中国存储更多耐心。在存储过去的赛道,我们始终都是追赶者的角色;而在软件定义存储这条新赛道,中国存储公司与美国是处于同一起跑线。不过,中国存储的确也需要更加努力才行。”

突破天花板的三个策略

存储是个残酷的行业,不创新,毋宁死。在胥昕看来,只有坚守企业业务边界、构建更加完善的生态、保持持续创新能力才能突破公司发展的天花板。

胥昕表示,XSKY是一家专注的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都明白自己的业务边界,清楚哪些应该做、哪些不应该做。“知道自己的业务边界是一家公司成熟的变现。”据介绍,XSKY异常重视生态的构建,从芯片厂商,到服务器、网络等硬件厂商,再到容器、OpenStack、云计算厂商,XSKY都采取广泛的合作,而2018年则计划完成渠道体系的建设。“生态的构建会影响到公司发展的天花板。面对用户的痛点,通过合作伙伴一起去解决是最佳之道。

而对于当前热门的创新技术,比如区块链、机器学习、3D XPoint等,胥昕表示XSKY都在紧密研究和布局。“智能化是存储一个重要方向。在北美,97%的客户是愿意开放出控制面,愿意连接到AWS等公有云进行机器学习训练,从而优化存储的性能。中国用户目前暂时还看不到这种变化,但这一定是趋势。XSKY也一直在为智能化做准备,随着中国在数据合规层面的完善,智能化一定大有用武之地。”

根据胥昕透露,XSKY公司2018年主要聚焦在行业拓展、新品研发以及SDS技术推广三个层面。首先,将夯实已有的行业基础,进一步拓展能源、政府、教育等行业;其次,今年会有面向全新技术的黑科技新品推出;第三,继续加大SDS技术的推广,推动SDS技术从边缘应用到核心业务的采用,以及提升SDS产品的接受面和应用深度。

“XSKY的目标是未来在每一个存储场景中力争市场的前三名,在存储市场中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胥昕最后表示道。

附:XSKY大事记

2015年5月成立;

2015年7月,完成Pre A轮融资,融资规模2000万;

2016年,完成A轮融资,融资规模5000万;

2016年,发布块设备存储产品X-EBS;

2017年5月,完成B轮融资,融资规模超过1亿元;

2017年6月,发布X-EDP产品;

2018年3月,完成C轮融资,融资规模超过2.4亿元;

文章点评:

昵称*

邮箱*

网址